• 【历史沿革】李德辉:中国李白研究会第十六届学术研讨会综述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12-2 8:40:40
  • 中国李白研究会第十六届学术研讨会综述

     李德辉

     

        2013年10月18日-21日,由中国李白研究会主办、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承办的中国李白研究会第十六届年会暨李白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召开,来自海内外的100多位学者与会,提交论文90多篇,从多个角度对李白及其诗文做了深入探讨,取得了一批新成果,推动了李白研究的进展。参会人数、会议规模为近二十年历届会议之最,与会的青年学子比往届多,提交的文章也较有新气象,赋予李白研究以活力。

    18日上午,会议开幕式在中央民族大学文华楼一层报告厅举行,李白研究会副会长葛景春教授主持开幕式,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宋敏教授致欢迎辞,该校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钟进文教授、马鞍山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盛厚林先生先后发言,中国李白研究会会长薛天纬教授代表学会致开幕辞。开幕式后,中央民族大学、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李白研究会联合举行了裴斐先生8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暨《裴斐文集》首发式,中央民族大学梁森教授主持首发式,国家图书馆党委书詹福瑞教授、《文学遗产》原主编徐公持教授、现主编刘跃进教授、全国社科规划办公室副主任杨庆存先生、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管士光先生著名学者薛天纬教授、阎琦教授、葛景春教授、朱易安教授,裴先生生前好友蒋志教授、刘善良教授相继发言,追述和裴先生的往日交谊,称颂他的学问与人品,深切缅怀这位李白研究名家。民大文传学院前任常务副院长陈允锋教授介绍裴斐文集》及纪念活动筹划情况出席纪念活动的还有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北京大学出版社、清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报》、《文史知识》、《北京周报》等单位的代表。为了增强大家对裴先生的了解,仪式上还播放了他生前的讲座录音(1993年9月-1994年1月在中央民族大学为中文系本科生、研究生开设《论语》专题课,作《论语》讲座的音像资料)。听完代表发言,看完讲座音像,许多代表泪水都无声滑落,悲痛追怀之思难以掩抑,慨叹裴先生有未尽之才。先生1933年生于四川成都,1950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54年毕业留校任教,开始发表古典文学论文。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被迫离校从事体力劳动,直到1979年才恢复工作,调入中央民族大学从事古典文学教学与研究,先后为本科生、研究生讲授课程十多门,发表论文百篇,出版《文学原理》、《李白十论》、《诗缘情论》等书,皆为名著,影响广被。兼任中国李白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理事、《文学遗产》编委等职,1997年逝世。生前历尽坎坷,辛苦备尝。热爱古典文学研究,在多个领域都取得了不俗成就,在李白研究、文学理论、古典诗学方面造诣尤深,是中国李白研究事业的重要奠基人。今天,趁着第十六届中国李白研讨会召开之际,大家共聚一堂,追思他的出色研究和卓绝人品,这无疑是很有意义并很有现实针对性的,可以视为对独立不迁的原创性研究的深情呼唤。斯人已逝,风范长存。我们将追步先贤,辛勤耕耘,以此来纪念他。

    10月17、18日晚上,召开了两次李白研究会理事会议,讨论学会领导层的换届问题。19日下午,召开李白研究会会员大会暨理事会会议,选举了新一届理事,并在此基础上产生了新一届常务理事、副会长、会长。选举上海师范大学朱易安教授为李白研究会会长,国家图书馆詹福瑞教授、西北大学李浩教授、安徽大学陶新民教授、山西师范大学张瑞君教授、北京大学钱志熙教授、复旦大学査屏球教授为学会副会长。为了延续学术传统,加强学术指导,特地增设李白研究会学术咨询委员会,推举李白研究会原会长薛天纬教授、副会长阎琦教授、葛景春教授及安徽大学汤华泉教授为咨询委员(以上所列咨询委员名单疑有缺漏或错误,请核准),负责为学会工作提供学术咨询,审读部分李白研究稿件。名单在会员大会上获得一致通过。

    19日下午,李白学术研讨会进入大会发言环节,地点设在中央民族大学文华楼一层报告厅,按照时间顺序一共举行两场。第一场由张瑞君、陶新民先生主持,北京大学钱志熙教授、中央民族大学蓝旭教授、首都师范大学吴相洲教授、捷克学者罗然先生发言,分别研究李杜赋论、赋风、赋艺及其赋作内容的差异,裴斐先生的文学理论研究与文学史研究,李白乐府学的内涵、特点、价值,李白诗文在欧洲的传播等问题,三位专家以精要的语言陈述了自己的见解,赋予听众以不同的启发。第二场由张瑞君、孟修祥先生主持,台湾大学萧丽华教授、海南大学海滨教授、绵阳师范学院文学院杨观先生,分别就李白与纵横家的关系、美国学者艾龙先生的李白研究及其选译的《李白诗集》英文版的概况、李白文化研究等问题做了精彩发言,大家听了同样受益匪浅。接下来的分组讨论,按照选题的不同,将上百位代表分为三个小组,分别以苏州科技学院阮堂明教授、天津财经大学崔际银教授、湖南科技大学王友胜教授、绵阳师范学院杨栩生教授、吉林大学沈文凡教授、安徽大学汤华泉教授为小组讨论的召集人,组织本组成员开展学术讨论,分为10月20日上午、下午两场,大家就不同问题各抒己见,话题较广。若类而别之,成果最为集中、研究较为深入的是下面五类论文:

    一是李白作品研究。沈阳音乐学院张红星《〈古风五十九首〉韵律分析》从诗歌形式立论,分析李白组诗《古风五十九首》的声韵特点,最后从六个方面归纳出这一组诗的韵律概况,为日后的李白诗歌声调研究提供了有益的参考资料,亦可为作品思想内容分析提供某些量化依据。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刘青海《论李白各体山水诗的艺术渊源及其对传统的发展》根据诗歌体制的不同,追溯了李白山水诗的各自渊源,以及由此形成的不同风格和艺术特质。以为从体裁角度看盛唐山水诗,王孟的成就在五言,高岑王的七言山水诗较少。惟有李白广泛采用五古、五律、五绝、七绝、歌行等体裁来表现山水,并且取得了很高的成就,是盛唐诗人中在山水诗创作方面开掘最广的诗人。其五古对二谢的山水传统复多变少,五律飞动,五绝闲雅,皆擅一时之胜;歌行一空依傍,向楚骚传统复归,有鲜明的艺术个性,为盛唐以后的山水诗开创了新传统。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吴振华《试论李白〈秋浦歌〉与王维〈辋川集〉的异同》指出,李白《秋浦歌》与王维《辋川集》是天宝末创作的两组山水诗。尽管王、李没有唱和,但两组诗还是有相同之处,它们都继承了大小谢山水诗的传统,运用五绝组诗描写山水。二者的差异是李白重主观抒情,王维重客观描摹;李白受民歌影响,追求“诗中有人”,王维则受佛禅影响,追求“诗中有画”“诗中有禅”。江苏大学李莹、李金坤《李白游仙诗的抒写形态、模式及其审美意义——兼议对〈楚辞〉游仙体式的接受》从神仙道教角度论述李白游仙诗与《楚辞》的联系,认为李诗有着既源于《楚辞》又异于《楚辞》的精神内核、表达形式、游仙意象,李诗结合自身遭遇,融合时事,带上个性化的梦幻色彩,别具三种游仙文化形态,即超凡之人、奇幻之境、至诚之情,创造了以幻写仙、以梦写仙、以游写仙三种抒写游仙模式,呈现出丰富的艺术面貌,具有诗学价值。西北大学文学院田苗《略论李白诗歌中女性题材之书写策略》指出,李白现存作品中有不少女性题材的诗作,多对女性的容貌与妆饰作模糊化的处理,所绘女性形象没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在情感表现上喜使用夸饰性的手法处理。这种书写策略表现出作者对女性内在情感的关注,是李白内心的反射,女性只是一种书写手段,非目的。西北大学文学院阎琦《关于李白草堂集的编辑及其“古风”命名的断想》对李白《草堂集》的编辑以及《草堂集》中59首无题五古的命名作了富有创见的探讨,通过梳理文献,理清了《草堂集》的编定过程及作品存佚的原因,指出李阳冰《草堂集序》可注意的四个地方,并提出:“古风”59首题材大致相似,手法大致相同,可能是李白在某一时间段集中完成的。“题材大致相似”表现在内容不出游仙、咏古、哲理、感兴、刺世、叹息青春不再、论诗。手法多为比兴,无论咏古、怀仙、感兴,都有寓意,寓时世。因为比兴手法的广泛使用,李白古风多在可解与不得确解之间。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缪晓静《李白〈古风〉组诗题名、编纂情况考述》对李白《古风》组诗题名、编纂情况提出了不同看法,认为“古风”确为这一组诗的原题。李白还整理过这组诗,所以“庄周梦蝴蝶”、“咸阳二三月”和“宝剑双蛟龙”三篇有两个诗题,“燕赵有佳色”、“朅来荆山客”和“桃花开东园”三篇有前后两稿。只不过李白诗文“十丧其九”,编纂李白文集者有的收集《古风》多一些,有的收集少一些,因此宋人有关《古风》组诗数量、卷数的记载出入较大。尽管“《古风》五十九首”是惯称,但李白《古风》实际数量当不止此,部分已佚。河南大学文学院郑慧霞《李白对杨妃的评价》评述李白对杨妃的评价,重点评析《清平调三首》、《古朗月行》、《宫中行乐词》的思想内涵、表现手法,揭示其隐约可见的批判性及其文学渊源。作者在行文过程中广徵文献,条理清晰,说服力强。湖南科技大学李德辉《李白〈三五七言诗〉研究》指出,《三五七言诗》是李白的杂言诗,体式风格接近汉魏古乐府,过去一些人把此诗断为隋代诗人郑世翼之作,是因文献传抄过程中带来的作者归属的错误。此诗确出李白之手,是一篇言情之作,主要内容是闺中望远,辞意和体制都脱胎于晋无名氏乐府《休洗红》,音律繁复,情辞哀怨,为乐府精品。由于其在内容、形式上的开创性,此诗在唐宋元明清引来众多的拟作,在清代还被当成词调对待,视为唐人创制的词之一体,可见其典范性。吉首大学吕华明、刘丹《〈望庐山五老峰系年新考论》考察李白《望庐山五老峰》的系年,结合李白行踪、交游和作品内容,认为此诗作于开元十五年夏到开元十六年七月之间,与《望庐山五老峰》一样,都是李白“东涉溟海”途中登庐山所作。湖北科技学院李明《论李白诗歌的“反常合道”》用“反常合道”概括李白诗的创造性。反常合道指诗歌超越常规常理,又在情理之中。不合生活常理却合艺术之道。“反常”是李诗的外在特征,“合道”是李诗的内在规律,并结合作品分析了其反常和合道的表现。河南社会科学院郭树伟《论李白诗歌创作中青春气象之成因》指出,李白诗从意象到风格都表现出鲜明的青春气象,这有多方面的生成因素:客观方面,巴山蜀水对作者文风的形成起了规定作用,主观方面,是缘于诗人的道教信仰及其心理年龄阻滞现象,使得李诗从内容到形式呈现出青春气象,体现出一种持续稳定的少年心理状态。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吴振华、艾媛媛《论李白诗歌塑造的少年形象》指出:李白诗塑造了各种少年形象,都具有昂扬向上、清新纯美的特点,反映了李白内心世界的丰富与单纯,表现了他充实刚健的精神气质,体现了阳刚劲健的盛唐气象,具有文学审美意义和社会认识价值。安徽财经大学人文与艺术系徐小洁《明代朱谏与李白诗歌辨伪》将朱谏的李诗辨伪置于历代李诗真伪问题的研究背景之中,考察辨伪这种诗歌批评方式对厘清李诗的意义与价值。作者梳理了宋代以来关于李诗辨伪的文献及主要观点,发现苏轼、黄庭坚辨伪之说影响最大,“伪撰者”以李益、李赤最具代表性,伪诗则以《笑矣乎》、《悲来乎》及《赠怀素草书》最为可疑。历代辨伪多从李诗艺术风貌出发,注重主观感受,朱谏亦不例外。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研究生刁冰洁《入世的执著——论李白诗文中“卞和献玉”典故的用法及意义》指出,唐人多用“卞和献玉”典故自伤落第或仕途坎坷,“卞和献玉”典故亦在李白诗文中多次出现,李白将自身情感赋予典故之上,体现了他建功立业的思想核心。江南大学人文学院尹楚兵《试论李白诗歌中的“浮云”意象》提出,李白诗中的浮云意象有三义:以浮云比喻羁旅人生,寄寓乡思客情、以浮云蔽日象征谗佞惑主和政治黑暗,以浮云比喻富贵功名的虚幻,追求浮云般自由适意的生活方式。“浮云游子”意象可看出李白的客寓意识,“浮云蔽日”意象可看出李白的批判意识,功名若云浮意象可看出李白超脱放旷的自由意识新疆石河子大学文学与艺术学院中文系朱秋德《李白大赋中的西域元素考察——以王琦注〈李太白全集〉为中心》从西域角度对李白大赋做了解读,将王琦注《李太白全集》中《大鹏赋》、《明堂赋》、《大猎赋》中与西域有关的文字与史料略作勾稽,确知三大赋中运用了西域故实,有丰富的西域因素。这表明李白对西域文化的依恋与热爱,证明西域文化是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二是李白家世生平、交游与创作研究。安陆市李白纪念馆王清《李白与许氏婚姻推论》指出,范传正是一个对李白有功的人,他做了两件事。一是比照士大夫身份,安排李白后事:一是安排李白孙女改嫁士族。随着研究深入,更多学者对李白与许氏婚姻做了探讨。周勋初认为李白是入赘相门,笕久美子认为李白属于“工商杂类”,朱玉麒认为李白娶的不是许圉师嫡孙女。作者认为李白所娶无论哪一支,其属士族之女无疑。无论自述或他人记载,李白终是“布衣”身份,许家却是望族,这样的婚姻受到舆论非议。如是“绝嗣之家”就身世不清,也与唐律“当色相婚”的规定相扞格。如是“凉武昭王九世孙”,“许相公家见招”,又为舆论所不容。既如此,则李白与许氏的婚姻处于尴尬境地。无可奈何,李白只得“西入秦海,一观国风”,以至多年之后追述还自叹“酒隐安陆,蹉跎十年”,“白,嵌崎历落,可笑人也”,实为可叹。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研究生郭相宜《李白干谒考》将李白的干谒行迹分为三个阶段:蜀中时期,寓居安陆到二入长安前期,安史之乱前期至离世。李白走上干谒之途,除了受当时取士政策与社会风气影响外,也与他的思想人格相关。李白一生干谒而无所获,根本原因是他以实现自我意识为基点的文化人格。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吕玉华《李白在单父》考察了天宝三、四载李白在单父的活动,很多人认为这一年李白、杜甫、高適曾在单父同游,作者则对李白、高適某些诗篇的系年提出商榷,认为高適《同群公秋登琴台》与李杜无关,群公不是指李杜,贾至、李白、杜甫、高適四人也不曾同游。这些看法都很新鲜,也有道理,值得注意。闽南师范大学文学院蔡阿聪《李白入狱与长流夜郎心态研究》讨论长流夜郎对李白心态与创作的影响,指出此事使诗人经历了世态的浇薄,但他仍怀报君之志,玩赏山水之美。入狱与罪流的经历也使诗人更加向往神仙境界,以幻想仙境否定乱世,这与他早期把寻仙访道作求名方式有不同。陕西省渭南市农科所武承权《李白诗文中人物其历史背景辨析》讨论李白诗中没有姓名的友人名字,探索其写作背景,研究几个同姓友人的关系,指正有些学者认二人为一人的错误,重点辨析《送友人》、《送别》的对象、李白诗文中提到的两个当涂李县令、《送岑征君归鸣皋山》、《鸣皋歌送岑征君》、《将进酒》中的岑夫子、岑征君的名字、《赠从孙义兴宰铭》中“亚相李公”、“中丞李公”的名字、殷淑、韦冰的社会背景、李白何时给韦渠牟授乐府诗、李白《陈情赠友人》中的友人是谁、《秋日炼药院镊白发赠元六兄林宗》中的元林宗是否元丹丘。对这些问题的解答,牵涉到李白的交游与创作,有助于全面准确诠释李白诗意,是有意义的。安徽大学中文系汤华泉《关于李白由南陵奉诏入京问题的补说》是对他发表在《中国李白研究》2010-2011年辑上的《关于李白与安徽六个问题的讨论》一文的补充,在前文的基础上,又补充了一条支持安徽南陵的力证,并加辨析,力主南陵在宣州,指正一些人极力维护的山东南陵说的疏误。复旦大学中文系查屏球《李白与五松山关系三考——兼论唐代诗人对后世文学地图意识的影响》从文学地理入手探讨李白与五松山的关系。通过疏理文献,对二诗的写作背景与诗意做了分析。基本观点是:《南陵别儿童入京》作于宣州南陵;李白居五松山在天宝十三载夏;李白命名隐居地为五松山,所用应是误读之义,五松是得到过秦封赐的神木,以此为山名,当能突现此山之不凡。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梁树风《李白出蜀往吴原因考论》谈到,李白出蜀后,并未直接往长安谋官,而是到维扬、金陵游历。个中原因,学界并未详论。作者发现,此时李白的创作以民歌色调及商人场景为主,这是李白离蜀后通过诗歌建立文名的关键,配合唐时漕运,使得诗名在长江流域流传,甚至通过当时水路远播长安。而李白亦藉此获得商贾权贵馈赠,让他在离蜀后能够表现出“散金三十余万”的豪迈。马鞍山市文联沙鸥《当涂“石门”石刻并非李白所书》指出,马鞍山内部刊物《江东文史》上发表的徐而缓《当涂新市镇发现李白署名题刻》、官方所编《文明积淀六千年——马鞍山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成果汇编》都说当涂石门石刻为李白所书,却没有提供一条实证,多为推测之说,逻辑混乱。石门既非李白所书,也非“传为唐诗人李白所题”。济宁市李白纪念馆夏义梅《三公画像石赏析——兼谈李白与贺知章、杜甫的交往》指出,济宁太白楼中,有李白、杜甫、贺知章“三公画像石”,造型饱满、丰润、逼真,神态浪漫飘逸,面相祥和、洒脱豪爽,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及鉴赏价值。作者系明朝万历年间的河南豫沈人李汉章,画像石特点为明中后期画风时光荏苒,三公画像石已静默太白楼几百年,增添了唐风遗韵。

    三是李白思想文化研究。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博士研究生曹明《李白与古代隐士》指出,李白的隐逸经历和相关思想观念属何性质,学界尚无定论。分析可知,李白钦慕隐士,看重的是隐士的入世抱负与政治才能。但他的入世却以保持独立人格为前提,力图将隐士的独立人格带到入世追求中去,重心迹而轻形迹。李白对同一人物或同类人物的态度虽有变化,但主导思想是一致的。于李白而言,仕与隐仅是形迹,都统一于他对人格独立的追求上。金陵科技学院人文学院程宏亮、叶永胜《李白文化精神与当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培育指出,李白作品充满中国文化要义,诸如爱国爱民、建功立德、经世致用、复古革新、高扬理想、热爱自由、追求公正、荣亲重义等思想,在当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中都具有强大的传播与培育功能,值得珍视。李白文化还得到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受,其传统文化的弘扬与培育功能理应得到增强河北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吴增辉《醉酒与李白的超越追求》提出,在大唐盛世背景下,醉酒成为李白追求理想的豪情以及理想落空的愤懑的象征。李白并不甘于在世俗的得失中进行平面化的感情演绎,其醉酒行为与仕进、山水、求仙交相叠映,相依相斥,呈现出渐次抛离世俗、追求人格独立以及终极价值的超越历程。内蒙古师范大学文学院刘伟《盛唐李白之生命美学解读》指出,李白具有放荡不羁的自主精神与无拘无束的自在个性,这使得他桀骜不驯,特立独行,并用特有的诗才和一腔真情,把人类社会与自然界中最美好的生命鲜活灵动地表现出来,诗句醇美。南通大学文学院王志清《吴地对李白的精神重塑与诗歌造就》指出,李白对吴地有着与生俱来的好感,吴地自然环境优越,士人风流洒脱,诗歌清新秀丽,李白热衷于吴地行走,是其精神、物质和美学追求之必需。长期行居于吴地的李白,获得了自由天放之精神气质的重塑,也强化了诗人风流倜傥的风度,形成了壮美与优美两兼的诗歌风格。济宁市李白纪念馆朱宁《李白笔下的山东物产》考察李白诗中所记的山东物产。李白投亲而来,长期住在山东,游历或路经今济宁、泰安、济南、青岛、聊城、德州、菏泽、金乡、曲阜、汶上、单县、泗水、沂源等40多县市。此时正值壮年,是他创作的黄金时期,写下不少诗作,能够确认在山东留下的作品近百篇,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齐鲁物产风情资料,为人们探寻盛唐山东历史提供了重要参考。长江大学文学院孟修祥《我本楚狂人——李白的荆楚文化情结》指出,李白有荆楚文化情结,其诗文中的荆楚江山胜景、人物、事件、传说、风土人情成为诗思的媒介、情感的符号、现实的投影。带着理性的激情,历史的现实感,显现出诗人的心灵世界。他自称“我本楚狂人”,融汇庄、屈的批判意识、怀疑精神与诗性智慧,构成其独特的精神创造,也是李白一生的精神皈依。

    四是李白诗歌接受史研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王永波《李白诗在唐五代的编集与流传》指出,李白诗文的编集与流传,时间久远,载籍零落,原本无存,旧籍对此言之不详,因此钩稽史料,对李白诗在唐五代的流传作了探析,藉以考察李诗在唐五代各阶层各流派诗人间的流传与影响。首先介绍李白生前三次托人编修自己诗集的情况,接着介绍元和十二年范传正重编的“文集二十卷”、李白诗在唐以后流传日本的情况,最后介绍别集之外李白诗在宋代以选本、碑刻、碑帖等方式流布的情况。在此基础上论定李白在唐人心目中的所处位置,对唐代中后期诗歌产生过何种影响。分析具体,看法中肯。绵阳师范学院文学院杨栩生、沈曙东《〈文苑英华〉之李白诗题目异文辨读》研究《文苑英华》所收李白诗歌标题的各种异文,提出《英华》所收李诗,本于唐人范传正所编李白“文集二十卷”中的二百六十余首。因范编李集“或得之于时之文士,或得之于宗族”,来源甚杂,致使《文苑英华》所录李诗多有异文。一首诗,题目对于文意理解、作品分析至关重要,要是题目颇有异文则关系重大。本文择出《对酒》、《将进酒》、《东武吟》、《出金门后书怀留别翰林诸公》、《陪侍郎叔华登楼歌》等七诗题目当中的重要异文,逐一辨析,其研究有助于今后李集的整理、李诗的研究。上海师范大学朱易安《李白接受史的重构》评介当代作家、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李守章的专著《李白研究》,介绍章节内容、基本观点、研究方法、写作目的、学术价值。通过阐述上述问题,建构了现代意义上的李白研究史。指出此书虽只有四万多字,但却观点鲜明,见解独到,自成一家。书中关于李白诗歌对前代作家的接受、对后代作家的影响的不少论述都很精彩,值得参考。天津财经大学中文系崔际银《略述“力士脱靴”故事的传播与接受》对“力士脱靴”故事传播与演变作了简要梳理,阐释了“力士脱靴”故事的历时传播、阐释接受,指出人们在接受“力士脱靴”过程中,也对李白如此举措形成不同理解,所持态度或肯定,或惋惜,或批评,或借用。这一故事载录于多种文类、流传于唐以后各个时期,形成了纷呈的观点,发挥了独特的功用,对体认李白其人其作、认知李白生活时代的社会文化状况、把握历代承传接受李白之轨迹都有帮助。西北工业大学人文与经法学院张淑华《李白诗歌的宋代接受特点》指出,宋人对李白诗做了系统研究,提出了关于李白诗歌艺术及地位的看法,影响了后世对李诗的接受。宋人整理了李白诗歌,为其做了简单编年,宋人编的四种唐代诗文集大量选录李诗,表明宋人对李诗成就和地位的肯定。宋人论述了李白诗的艺术特点,并将李诗的主导风格概括为豪放飘逸,指出其不受约束、难以模仿的特点。宋人接受了李杜并称的说法,还从诗歌内容及人格品行方面对李白提出批评,后面还分析了宋人贬抑李诗的原因。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王红霞、何雯娟《试论高启对李白的接受》指出,高启与李白个性相似,诗风相类,他对李白的推崇,体现在对李白诗歌题材立意的借用与模拟、对李诗风格的接受、对李白艺术构思的模仿,甚至直接化用或仿写李白诗句。无论从李白接受角度还是从研究明诗与盛唐诗之关系角度言,研究高启对李白的接受都是必要的。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张海简论贯休对李白的接受》提出,晚唐五代诗僧贯休对李白的接受,表现为记述、赞叹李白的传奇人生,认可、推崇太白的雄放诗风,主张李杜并尊,这些都为后世的李白接受和传播定下了基本框架,他对李白的肯定和继承是李白接受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五是学术史研究。孔令环《汪静之、傅东华李杜研究之比较》主要评介近代学者汪静之《李杜研究》、傅东华《李白与杜甫》的内容、方法、观点、特色、创获及不足,重点是二人的李杜比较论。其论述对于没有看过原书的人有较大帮助。合肥学院中文系任晓勇《民国时期李白评传说略》介绍民国学者、作家撰写的各类李白传记著作,计有李守章《李白研究》、汪炳焜《李太白传》、彭兆良《诗人李白》、李长之《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傅东华《李白与杜甫》、张立德《李白研究》、朱炳煦《李白传记》、戚惟翰《李白研究》、詹锳《李白之生平及其诗》、汪静之《李杜研究》等十种,皆李白评传,汲取中西传记特点写成,逐一评说。西北大学文学院邱晓《百年来李白传记书写的三种模式》研究近百年来三种代表性的李白传记。李长之《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体现了“新文化”运动后启蒙思想对青年一代的影响和乱世人们对生存欲望的肯定,是新一代青年学者用体系化的结构框架来研究古典文学的自觉尝试。安旗《李太白别传》是对二十世纪五十至八十年代李白研究主流观念的反映,它塑造的英雄政治家李白颇合“新时期”以前国家意识形态的要求。周勋初《李白评传》则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的文化研究多有契合,是文化研究在古典文学研究领域中收获的典范著作。三书因各自的时代特性和学术个性而各成一家之言,成为百年来李白传记中三种代表性的模式。闽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林大志《新时期福建李白研究述评》介绍新时期福建省的李白研究概况,分为三代学人叙述。第一代学人以陈祥耀、黄炳辉为代表。第二代以林继中、陈节、贾晋华为代表。第三代以李小荣、胡旭为代表,其研究日渐成熟,是未来省内李白研究的希望所在。这三代人的成果体现了新时期福建李白研究所达到的高度。

    此外还有一些其他主题的论文,因话题分散,数量较少,故集中在此介绍。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蒋文燕《英国汉学家阿瑟·韦利的李白研究》对英国汉学家阿瑟·韦利的李白研究成果、主要观点及论辩得失做了介绍,指出了若干值得注意之处。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李云《抵制网络恶搞,树立诗仙形象》指出,2012年以来,网络上出现了恶搞李白的打油诗和图片,显示出国人对诗仙的不理解,如“基情”,源于打油诗“唐诗可以基本总结为:田园有宅男,边塞多愤青。咏古伤不起,送别满基情。”以基情指男性间的恋情,意为伙伴、同志。然后就出现了李白、杜甫拥抱跳交谊舞的漫画,称李杜友情为“好基友”,影响恶劣。作者多受过较高教育,学过李杜作品,接触过诗仙、诗圣、诗史、忧国忧民等概念。但对这些东西并不认可,故成年以后恶搞李杜。无论出于何种目的,都反映出年轻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冷漠。对此不能置之不理,应当在课堂上正确引导学生读懂李杜。文章还针对性地提出了树立诗仙形象的方法,如古典联系实际,充分展现诗仙人格魅力及李白诗的魅力,创作李白小说,与影视联姻,塑造诗仙李白的新形象。作者提到的这些现象,确实值得深思。本次会议还收到了两组关于李白研究论著及文献资料辑集的论文。一组是李白诗文研究著作的评介,包含两篇论文。一篇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薛天纬的《〈李白诗歌解读简介〉及示例》,主要介绍他2007年立项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李白诗歌解读》。趁着本次研讨会召开之机,将这项成果的前言、凡例及《古风五十九首【题解】》提交会议,显示这项成果的面貌,与李白研究同仁交流。从提交的论文看,研究做得相当深细扎实,资料丰富。另一篇是运城学院万德敬的《李白研究又出力作——评张瑞君先生〈李白精神与诗歌艺术新探〉》评介李白研究专家张瑞君的新著《李白精神与诗歌艺术新探》,指出该书首倡李白“天真”说,对李白入京与出宫的原因也提出了新见解,并对李白诗中的若干意象做了颇有新意的分析,拓宽了李白研究的领域,增加了李白研究的深度,是一部李白研究的力作。另一组围绕李白资料汇编进行,一篇是商丘师范学院李振中的《〈李白资料汇编〉补遗刍议》,主要就中华书局版《李白资料汇编》的补遗工作提出建议:注重搜集后世化用杜甫寄赠李白诗句的资料,注重搜集与李白有关的文学或文化现象资料,注重搜罗诗文题目不含李白词语意象而诗文中涉及李白的资料。太原师范学院张瑞君《〈李白资料汇编〉补遗》针对中华书局2007年版金涛声、朱文彩编《李白资料汇编》(唐宋之部)作资料辑补,采用学术札记形式,一事一条。总共从中华书局版《唐宋史料笔记丛刊》和《全宋笔记》中辑出李白研究资料十六条,排比而下,条理清晰。此类工作,对于全面了解和研究李白的接受史与影响史有重要意义,值得一做。

    本次会议,因为预设有纪念裴斐先生八十诞辰的主题,故也收到了几篇学者研究文章,角度各异,各有创获。有的是回忆纪念性质,如闽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林大志《追忆首任会长詹锳先生》。有的带学术札记色彩,如新昌浙东唐诗之路研究社李招红《裴斐先生独树一帜论李白——读李白十论札记》、陕西省渭南市农科所武承权《学习裴斐李白十论浅识》、江油市人大王慧清《“实事求是”的治学精神——拜读裴斐先生〈评李白出生碎叶说兼议李白的籍贯问题〉》。有的为学术论文,如蒋志《裴斐对李白研究的特殊贡献》、河南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胡永杰《试论裴斐先生的李杜优劣论及其对古典文学研究的启示意义》、武汉大学文学院硕士生凌云《谈裴斐先生的“狂狷”思想》。这些文章,追述了詹锳、裴斐先生的生平事迹,论述了他们的治学特色、学术成就,增进了人们对这两位前辈学者的了解。

    10月20日下午,在中央民族大学文华楼一层报告厅举行了会议的闭幕式,李白研究会原副会长、西北大学阎琦教授主持闭幕式,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王红霞教授、湖南科技大学王友胜教授、西北大学文学院田苗博士分别代表第一、二、三组向大会作总结发言,介绍各组的学术讨论情况。最后由老会长薛天纬教授、新会长朱易安教授作大会总结。10月21日上午,承办单位组织会议代表在北京市内作了文化考察。下午,各位代表都踏上归途,本次研讨会至此结束。

    (作者单位:湖南科技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与社会文化研究基地)

  • 上一个图文:

  • 下一个图文:
  • 主办:中国李白研究会秘书处、马鞍山李白研究所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皖ICP备06002637号
    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湖北路22号三楼
    电话:(0555)2406554 2494148
    传真:(0555)2494148
    E-mail: mas@chinalibai.com
    邮编:24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