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学者】安 旗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11-28 11:18:52
  •        女,满族,1925年农历九月初七日出生于四川成都。四岁半启蒙,入街道私塾,三年而"四书"毕,及十龄而《诗经》成诵。其后虽曾入初中、高中、大学,皆因家贫,未能卒业。家父原为县小吏,抗战初即失业,遂为书估,勉强维持一家六口温饱;后因物价飞涨,即连温饱亦难以维持。我因之辍学,并考入成都电话局为接线生,后又考入成都邮政局为邮务员,每月有三、五斗米收入,稍助家庭一臂之力。其时为四十年代初,我尚未成年,然已知人生之艰难,尤感失学之痛苦,乃发愤自学。父亲每收进一批书籍,皆让我先行选读,读后再卖。每日读书至深夜,非至三更以后不肯休息。苦于无人指点,全靠自己摸索。不论中外古今,凡能到手者皆狼吞虎咽之,因此而养成杂学旁搜与独立思考之习惯。
      1945年在邮局工作期间,曾考入川大半工半读。当时正值民主运动风起云涌之际,因对现实深感不满,遂投身于学运。此期虽席不暇暖,深夜自学之习仍不废,而内容则多"立意在反抗,指归在行动"者矣。如欧美十九世纪文学(尤其是俄国文学);如“五四”运动以来新文学(尤其是鲁迅、郭沫若等人著作),皆此期之精神食粮。开始接触马列主义亦在此时。
      1946年,由成都地下党介绍,去重庆红岩办事处,并随同其他六十余人前赴延安。开始,在延安中学任教师,未几,国共和谈破裂,战争开始。1947年春,学校改编为野战医院,在院部任秘书,随军转战陕北各地。此期钻山沟、越沙漠、突重围,渡黄河……,自然无暇读书,亦无书可读,然三年时间亦未空度,盖人生学识固不限于书本也。
      全国解放后十余年间,主要从事宣传工作与文艺工作。工作之余学习撰写文艺评论(以新诗评论为主,兼及古代诗歌),先后出版评论集五种。"扬子雕虫,悔其少作"。此五种评论集,皆我"少作",其中颇有令人深感愧悔者,以其不能免于当时"左"倾路线之影响也。
      此期学习以马列主义经典著作为主,经典著作中又以哲学与美学为主。并探河寻源,上溯古希腊哲学与美学,德国古典哲学与美学,方知马列主义最可宝贵的东西,不是现成的结论,不是僵死的教条,而是从人类文化进行批判继承而来之唯物辩证法。自此以后,遂以之为指针,阅读中西典籍,多能无师自通。此期对中国传统美学(诗论、词论、曲论、画论、书论),亦曾进行系统学习,尤以《文心雕龙》为主。认识马列主义有真假之分自此始,并努力摆脱机械论与庸俗社会学之习气亦自此始。六十年代初在《文艺报》等处所发表之《论董西厢》《论欧根·奥涅金》等,可作为标志。
      "文化大革命"来临,文艺界首当其冲,当时我与戈壁舟在四川省文联工作,自亦堕入其漩涡中。九死一生,何可胜述!人虽未亡,而家已破,千卷藏书扫地以尽.
      1972年,林彪爆炸,我等自"干校"逃回成都后,无事可干,无书可读,苦闷欲死。得知省图书馆古籍部(在附近小巷中)开放,遂每日潜至其处,阅读文史金石书籍多种。老戈(少时曾习歧黄)避难北京友人家中时,购得医药典籍数十种(当时书店唯有此类书籍),我亦随而读之,直至"四人帮"灭亡。当时无论有意无意中所读书,其后参苓术草,牛溲马勃,皆为我用矣。
      1972年秋,中华书局出版《李太白全集》,我有幸购得一部,通读一过后,犹欲进一步研读,省图竟只有小册子二三种,遂决心往江油一行。“文化大革命”前,老戈任四川省人大代表期间,曾与其他代表联名提案,为李白建立纪念馆。提案虽被搁置,幸当时江油县领导尚有眼光,随即开始筹备工作。我赴江油时,已有欧小白等同志接待参观遗址,并允予查阅资料。我对李白进行研究即自此始。
      1979年夏,我自四川文联调来西北大学中文系,除教学工作外,继续研究李白。我之所以研究李白主要出于以下动机:十年浩劫,逝者如斯,已不可挽回;劫后余生,弥觉可贵,决不能虚度。但学海无涯,吾力有限,若泛虚舟于大海,势必无所依归;故须选择一"富矿"而又尚未为人充分发掘者,三年五年当必有所收获,十年八年或可自成一家,于是我选定李白。在初步研读过程中,即发现前人多以"飘逸"概括之(犹如以"静穆"概括陶渊明),实属片面已极,遂决定以探索李白其人之真相与其诗之真谛,作为我余生之目的。1980年所撰《简论李白》一文(发表于《光明日报》拨乱反正后第一期《文学遗产》副刊),即此时之心迹。其后,益熟其诗,益伟其人,益奇其才,益哀其事,益不敢等闲视之。
      1983年,我校访日代表团购回早稻田大学教授大野实之助所撰《李大白歌诗全解》一巨册。我以三天时间,通读一遍,既喜且愧。喜者,以其为编年本也;愧者,亦以其为编年本也。全世界第一部李白编年本首先出现于东邻,作为中国之学人焉得无动于中?其书成于昭和五十六年(即公元1981年),时光不可倒流矣,然其事尚大有可为。我在撰著《李白年谱》《李诗新笺》《李白传》等后,本已欲为李诗编年,此时遂聚薛天纬、阎琦、房日晰诸君而鼓动之。既得诸君鼎助,于是下定决心。此时适逢巴蜀书社成立,总编段文桂闻我返蜀探亲,访我于文联宿舍旧居,出示该社之计划,邀我选其一项,其中恰有《李白新编》之题,双方一拍即合。出版社与校方同时列为重点项目后,遂于1984年正式"上马",并决定以三年为期,按期交稿。1990年出版,书名《李白全集编年注释》。中国之有李集编年本自此书始。
      此书出版,我即告离休。离休以后,仍继续学习,并了却三项宿愿:一为老戈编选出版遗著二种,二为早年积累之金石书法资料进行补充,并出版有关著作二种,三为《李白全集编年注释》(初版)进行检查与修订。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回顾拙编之初撰已是十年。当时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免遗憾良多。于是决心修订,以报读者厚爱。十年前参加编撰此书同仁,如今已是身负重任,鹏程是瞻,无暇回顾。我既任主编,自然责无旁贷。修订之事,如扫落叶,如拂案尘,我以衰病残年,日日扫地拂案,又是三度春秋。适逢巴蜀出版亦欲再版,遂得重续前缘。
      我在编撰与修订李白全集编年本过程中,深感李诗言多讽兴、旨趣遥深,可谓"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因此益欲启其金匮,发其深覆,以期不负其志士仁人之苦心,而雪其生前身后之冤屈,充分还他以顶天立地之真容,于是近年又有《李诗秘要》之作。但愿读者有此一册小书在手,即可悟对真太白于几席之间,领会其诗之幽思秘旨于日夕之际,而盛唐兴衰治乱及其兴衰治乱之由,亦在一望之中。
    ****惜乎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焉得后来人继吾之踪,正吾之失,积薪而上。李白研究尚大有可为也。(安旗2001年秋)


     ***************安旗著作目录**************


    1、《论抒人民之情》1958年上海新文艺出版社出版
    2、《论诗与民歌》1959年北京作家出版社出版
    3、《论叙事诗》1961年北京作家出版社出版
    4、《新诗民族化群众化问题初探》1963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5、《探海集》(中外古今诗歌评论选集)1979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6、《李白初探》1981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1983年再版(增订本)
    7.《李白年谱》(与薛天纬合作)1982年山东齐鲁书社出版1990年台北文律书局  私印
    8.《李诗新笺》1983年河南中州书画社出版
    9.《李诗咀华》(与薛天纬、阎琦合作)1984年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
    10.《李白传》1985年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1990年台北可筑书房私印
    11.《李白研究》1986年西北大学出版社出版1992年台北水牛出版社再版
    12.《李白全集编年注释》(与薛天纬、阎琦、房日晰合作)
       1990年四川巴蜀书社出版,1992年获全国优秀图书一等奖2000年巴蜀书社   再版
    13.《书法奇观》1991年安徽黄山书社出版,1992年获皖版优秀图书一等奖
    14.《四山摩崖选集》1992年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1992年获黄河流域优秀   图书一等奖
    15.《李诗秘要》2001年三秦出版社出版

  • 上一个图文:

  • 下一个图文:
  • 主办:中国李白研究会秘书处、马鞍山李白研究所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皖ICP备06002637号
    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湖北路22号三楼
    电话:(0555)2406554 2494148
    传真:(0555)2494148
    E-mail: mas@chinalibai.com
    邮编:24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