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试论王世贞创作实践对李白的接受
  • 文章来源:《中国李白研究》2014年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7-19 11:24:35
  •  

              试论王世贞创作实践对李白的接受

     

              王红霞     

      

     

    王世贞(1526—1590),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江苏太仓人。明嘉靖、隆庆时期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史学家。嘉靖二十六年(1547)进士,历任刑部主事、山东按察司副使等职,政绩显著。文学上倡导复古,持论文必秦汉、诗必盛唐,是明代中期文坛重要文学复古流派“后七子”的领袖人物。一生博学多才、著述繁复,今存《弇州山人四部稿》、《弇州山人续稿》等著述。

    王世贞在创作实践上接受李白的现象早在其当世之时就已引起了学者的关注,胡应麟在《诗薮》续编卷二中就曾说:

    《弇州四部稿》,古诗枚、李、曹、刘、阮、谢、鲍、庾以及青莲、工部,靡所不有,亦鲜所不合。乐府自青莲、工部以及高、岑、王、李、玉川、长吉、近献吉、仲默,诸体毕备。每效一体,宛出其人,时或过之。错综变化,不可端倪。排律百韵以上,滔滔莽莽,杳无涯际。五七绝句本青莲、右丞、少伯,而多自出结构,奇逸潇洒,种种绝尘。[1]

     胡应麟认为,王世贞的诗歌兼具“枚、李、曹、刘、阮、谢、鲍、庾以及青莲、工部”等人的特点,其乐府和五、七言绝句均直接受到李白的影响,同时还能“自出结构”。

    王世贞本人也多次在诗文中提及其李白对其诗歌创作的影响,在《张助甫》中称:

    自六经而下,于文则知有左氏、司马迁,于骚则知有屈、宋,赋则知有司马相如、扬雄、张衡,于诗古则知有枚乘、苏、李、曹公父子,旁及陶、谢,乐府则知有汉魏鼔吹、相和及六朝清商、琴舞、杂曲佳者。近体则知有沈、宋、李、杜、王江宁四五家盖日夜置心焉。[2]

    又在《王氏金虎集序》中称:

    五言古苏、李其风乎!而法极黄初矣。七言畅于燕歌乎!而法极杜、李矣。律畅于唐乎!而法极大历矣。[3]

    从这两段材料我们可以看出,王世贞是将李白诗歌作为典范的学习对象来看待,对李白的诗歌“日夜置心”,这从王世贞在诗歌中反复提到自己对于李白诗歌的诵读与熟识都可以看出。这也非常符合王世贞在《艺苑卮言》中提出的“师匠宜高”的学习取法态度。另外,其又持“诗必盛唐”的复古诗学观点,以盛唐诗歌作为学习的典范,因而其对于作为盛唐代表的李白诗歌的学习与继承是非常明显的;他本人在《屠青浦朝天歌》一诗中也说:“少慕谪仙人,好为谪仙语。”[4]明确表达了自己对李白诗歌的喜爱以及创作上对李白诗歌的学习。

     

    一、 在诗歌中化用或借用李白的诗句

     

    王世贞在诗歌创作中大量化用、借用李白的诗句,下面择要列表举例说明:

     

      李白诗句

                 王世贞诗句

    1、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峨眉山月歌》)

    红叶青山水急流,思君不见下渝州。(《怀肖甫鸿胪将之留都集唐句候之汉中》其二)

    2、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望天门山》)

    天门秋色挂帆开,候吏遥从采石来。(《送顾子行员外谪判太平五绝》)

    3、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子夜吴歌》其三)

    扁舟欲系遥相待,万户清霜夜捣衣。(《闻子相归不能待寄之》其一)

    4、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望庐山瀑布》其二)

    香炉峰畔紫烟生,铁柱观头雷雨明。(《闻子相归不能待寄之》其五)

    5、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梦游天姥吟留别》)

    我不能,六翮飞上天,又不能,摧眉折腰贵人前。(《短歌自嘲》)

    6、舒州杓,力士铛,李白与尔同死生。(《襄阳歌》)

    君不见,舒州杓,鹦鹉铛,李白与尔同死生。(《九友斋十歌》其八)

    7、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襄阳歌》)

    吴船捩柁越船催,少选须倾三百杯。(《别王復》)

    8、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绿水之波澜。(《长相思》)

    长相思,望难期,美人如花隔深闺。(《长相思》)

    9、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吴郎楚狂人,凤歌往往嘲公卿。(《放歌赠子相考功出参闽省》)

    10、连弩射海鱼,长鲸正崔嵬。(《古风》其三)

    已借神鞭驱怒石,復张连弩射海鱼。(《登高丘而望远海行》)

    11、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将刀画水水断不流,男儿心肠不在眉头。(《陇头歌》其二)

     

    12、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侠客行》)

     

    海内万事何言平,袖中吴钩霜雪明。(《侠客篇》)

     

    13、功成画麟阁,独有霍嫖姚。(《塞下曲六首》其一)

    功成献凯见明主,丹青画像麒麟台。(《司马将军歌》)

     

    功成不望赏,云阁画麒麟。(《出塞二首》其一)

    14、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赠孟浩然》)

    吾爱汪夫子,虬髯凌紫烟。(《汪比部迁庆阳守问之》)

    15、君平既弃世,世亦弃君平。(《古风》其十三)

    君平昔弃世,归从此心卜。(《偶闻有荐予者儿子自公车书来微及出处一笑答之》)

    16、夜台无晓日,沽酒与何人?(《哭宣城善酿纪叟》)(一作《题戴老酒店》: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

    君到夜台无李白,也堪惆怅忆人间。(《哭王君载四绝》其三)

    17、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古风》其一)

    大雅乆不作,知君夙尚深。(《友雅堂为省亭宗侯题》其二)

     

    通过上表我们可以发现,王世贞在其诗歌创作中大量借用或化用李白诗句。我们可以对上表作如下总结:直接借用李白的诗句,如表中13681012141517所示;化用李白诗句的,如表中24571316所示;模仿李白句法的,如表中911所示。我们可以看到,王世贞对于李白的诗句极为喜爱,在自己的诗歌中大量借用李白的诗句,另外还经常在诗歌中点化李白诗句或模仿李白的句法,不泥于古人而自出新意。

     

    二、 借用或隐括李白诗歌的诗意和结构

     

    因为喜爱与尊崇李白诗歌,对李白诗歌的熟识与学习,王世贞除了诗歌中经常化用或借用到李白的诗句外,还常常借用或隐括李白整首诗歌的诗意,借用李白整首诗歌的结构。下面举例说明:

    虞山近乡国,今隔二千里。我攀元气蹑,恍忽一夜飞度大江水。大江云渺弥,为我送置虞山侧。千林鸟啼尚不断,倏然已坐颠岩石。下有阴壑流潺湲,罡风倒吹飞满山。恍若神人散天花,喷流瑟瑟明秋霞。中间一道或如练,上注银河星斗斜。洪涛汹汹,溪谷谽谺。擘拆老桧,屈蟠龙蛇。鳞甲隐起紏纷拿,蒙阴黯淡不辨色。西看茫茫大江碧,欲招李白天姥颠。跋浪鲸鱼竟难测,谁□清泉洗余耳。下视浊世俱浮蚁,长啸归来始自惊,犹疑几席岚烟起。往者王使君,邀余上客华阳巾。酒酣剑门峡,手弄兹山云。转头不见秋霏霏,但余香雾沾人衣。昨来梦境更奇绝,试问庄生谁是非。(王世贞《梦游虞山拂水岩》)[5]

    该诗是一首记梦诗,在这首诗歌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王世贞诗歌中关于梦境世界的描写对于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的学习与模仿的痕迹。

    首先,在诗歌形式上,王诗除去了《梦游天姥吟留别》开头的夸张实写以及结尾转入现实的议论,而着重描写梦境,对神怪奇险的梦境世界的描绘采用长短参差、自由灵动的杂言句式;其次,在具体的诗句上,我们不难看出《梦游天姥吟留别》对于王世贞该首诗歌创作的影响,如“恍如一夜飞度大江水”、“为我送置虞山侧”、“千林鸟啼尚不断,倏然已坐颠岩石”等诗句几乎与李白“一夜飞度镜湖月”、“送我至剡溪”、“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等诗句在句式、诗意上如出一辙在;再次,在梦境的描绘上,王世贞同样描绘了一个奇绝险怪的梦境,这个梦境世界既变化惝恍又虚无缥缈,既静谧又充满了喧闹,晦暗不明而又满是神秘鲜艳的色彩,这个梦境同李白的梦境世界一样,充满了光怪陆离的景致和摄人心魄的奇观,所以,如李白“恍惊起而长嗟”一样,诗人从梦境世界转入现实时亦是“长啸归来始自惊,犹疑几席岚烟起”。这样由梦境转入现实的情节设置,很明显受到《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的影响。另外,王诗中“西看茫茫大江碧,欲招李白天姥颠”一句更是明确提到在梦境世界中梦见李白游天姥,其梦境世界以及该首诗歌的创作不得不说都深受《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的影响。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对于王世贞诗歌创作的影响还不止在描写梦境世界的诗歌,王世贞的许多游记内容的诗歌对于自然景观的描写都充满了《梦游天姥吟留别》式的神秘与奇险,将自然景观梦境化,充满了“游仙诗”的感觉,深深地打上了该诗的烙印,如其《与高大夫游盘山歌》(节选):

    高侯挟我游盘山,下盘已见凌大荒。一峰长悬辽海色,千涧暗发松花香。寒流触磴挂玉乳,老桧破石垂青裳。虎豹盘挐斗屈强,虬龙甲鬛森开张。芒鞋怳蹑元气度,竹榼欲借春云装。行穷杳霭径将绝,忽有钟声来上方。[5]

    又如《游善权洞作》:

    巨灵两跖拓,混沌七日开。阴崖忽中敞,万巧纷然来。廓如白玉堂,瑰柱芙蓉楣。天酒滴历垂,石燕纵横飞。含雾华烁烁,衔沙玑靓深。时中赏旷朗,使众怡仙掌。瞬若招便,嬽胜柔荑,谓我为王烈,授我赤石脂,灵境难久即,怊怅以徘徊。[5]

    同样是游记作品,虽所游地点不同,而对于自然景致的描写方式却甚为相似,都充满夸张的描画和神秘化的渲染,如“一峰长悬”、“千涧暗发”、“阴崖中敞”、“石燕横飞”等等,已经不是对景致的实际描写,而充满了梦境的夸张与奇险化的感觉。另外,诗歌中还充满了“游仙”的特质,如“芒鞋怳蹑元气度”、“ 谓我为王烈,授我赤石脂”,这样的诗句与李白“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式的灵境飞升,仙人赐药情节都极为相似。同李白一样,王世贞也善于运用飞腾的想象、大胆的夸张、巧妙的比喻来抒发潇洒自适、磅礴豪迈的情感,使诗歌富于强烈浪漫色彩。另外如《石屋洞》、《泛小洞庭观奇石》等游记内容的诗歌都具有这样的特点。

    又如《仙人篇》,与李白《古风》(其十九)在诗歌形式与内涵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结茅华山巅,上有苍鳞车。仙者四五人,要我偕所如。遨游天汉上,经历万里余。人间所见星,乃是千白榆。玫瑰切庭阶,木难交绮疏。不知何宫殿,但恠非人居。呀然珠帘起,四角垂流苏。中坐太乙君,夹侍青童姝。饮我丹霞浆,令我易肌肤。碧藕错朱桃,玉馔芬且腴。天乐不能名,但用穷欢娱。回首望故乡,妻孥不得俱。坐此一念谪,聊复在泥涂。疆畴虽历历,他姓治田庐。欲返□何因,恻怆但含吁。[8]

    陈沆在《诗比兴笺》中评价李白的《古风》(其十九)时称:“皆遁世避乱之词,托之游仙也。”[9]此言甚是,这首诗歌不仅仅只是游仙而已,而是以游仙诗的表现形式来关注现实,托游仙之辞以寄托家国之痛,表达对人民的同情以及对战争罪恶的痛斥。时值安史之乱,中原地区叛军横行,生灵涂炭,诗人虽“驾鸿升天”,但终不忍离去,现实世界中的战祸兵灾、国破家亡紧紧地牵动着诗人的心。

    王世贞的《仙人篇》同样是一首游仙题材的诗歌,该诗作于何时已不可考,但作于贬谪之时当无疑问。诗歌前十一句全为游仙内容,后四句则转为对现实世界的关注,在诗歌形式上与李白《古风》(其十九)如出一辙,都是借游仙诗的形式表达对现实、遭际的关注,如同李白“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一样,诗人在飞升之后亦“回首望故乡,妻孥不得俱。坐此一念谪,聊复在泥涂”,回望山川故乡、妻子儿女而不忍心就此离去。与李白略有不同在于诗歌所表达的意义,王诗主要表达了对自身仕途坎坷、遭遇贬谪的一种无奈与自我安慰,宣泄对现实状态的不满,同时也有着对朝堂小人当权,国政堪危的担忧;而李诗则主要关注着国家的危倾兴亡,相形之下,李诗之境界超越王诗太多。

    再如《登高丘而望远海》一诗,在诗歌表达内容以及材料运用上同李白《登高丘而望远海》一诗都惊人的相似:

    登高丘,望远海。六鳌骨已霜,三山流安在?扶桑半摧折,白日沈光彩。银台金阙如梦中,秦皇、汉武空相待。精卫费木石,鼋鼍无所凭。君不见骊山、茂陵尽灰灭,牧羊之子来攀登。盗贼劫宝玉,精灵竟何能。穷兵黩武今如此,鼎湖飞龙安可乘。(李白《登高丘而望远海》)[10]

    登高丘而望远海,秦王者何二千载。阿阙王基竟已灰,瀛洲仙药空谁采。初从梁甫匮金书,七十二君俱不如。已借神鞭驱怒石,复张连弩射游鱼。归来尽灭儒生口,徐市茫茫竟何有。祖龙未朽骊山身,亡鹿先归赤帝手。赤帝诸孙犹不闻,文成五利日纷纷。请君试上长安问,唯有甘泉一片云。(王世贞《登高丘而望远海》)[11]

    王琦在李白该诗前注曰:“此题旧无传闻。郭茂倩《乐府诗集》编是诗於相和曲中魏文帝‘登山而远望’一篇之后,疑太白拟此也,然文意却不类。”[7]李白该诗诗意与古意不同,全诗通过写主人公登高远望而想到传说中的神仙以及仙境并不存在,秦皇、汉武虽穷兵黩武,妄图长生不老而终于灰飞烟灭,以历史指斥现实,讽刺和批判玄宗朝后期穷兵黩武导致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警示当权之人不要重蹈历史覆辙。诗歌中运用到大量典故,借古喻今,指斥现实。

    王世贞以古题《登高丘而望远海》所写的诗歌也不同于古题诗意,诗歌同样以登高远望开篇,诗人登高远望而想到“秦王虎视”、“神鞭驱石、连弩射鱼”,大秦帝国曾盛极一时却终究宫阙灰飞、灵药空采,高祖逐鹿传及汉武,虽文治武功,但大汉天下终究如曾烜赫一时的甘泉宫一样,灰飞烟灭而只剩下风云变幻。诗人所要表达的意义同李白诗歌一致。在材料的选取运用上,王世贞同样是选取秦皇、汉武故事,并在诗歌中化用李白“连弩射海鱼,长鲸正崔嵬”诗句。在诗歌创作上,李诗对王诗具有深刻的影响,王诗虽然题作拟古诗,但实际上可以说是对李白诗歌的模拟。

    李白诗中多酒,酒已经成为李白诗歌的一个重要意象,或借酒浇愁,或饮酒行乐。王世贞同样爱酒,其笔下诗文中亦多写酒,如其在《却东西行》中说:“但愿得美酒,日进百千巵。”[5]在《高阳王乐人歌》中说:“无钱酒家过,有钱酒家眠。”[5]在《醉中漫歌》中说:“昔脱短裘付酒垆,人人唤我高阳徒。”[5]王世贞还在《菩萨蛮 李白楼作》中称自己与李白一样,同为“乾坤一酒徒”。在王世贞所有写酒的诗歌中,《我有一壶酒与于鳞赋》最是得李白《月下独酌》之意境与精髓:

    我有一壶酒,与君醉花下。东风日夜至,群芳无停吐。高歌荡浮云,白日光起舞。陶然中心悦,忽往在千古。匪以藉世赢,他人安能取。(王世贞《我有一壶酒与于鳞赋》)[12]

    李白的《月下独酌》突出的是一个独字,一个独孤的饮者独坐花间、独自饮酒,借饮酒来消解内心的苦楚,虽有明月相伴,而内心的孤独寂寞却是无与言说的。王世贞的《我有一壶酒与于鳞赋》借用了李白《月下独酌》的诗歌意境,也是花间饮酒,也是纵酒起舞,虽有挚友相伴,但依然难以浇除心头的独孤与寂寞。王诗中的前两句“我有一壶酒,与君醉花下”隐括了李诗“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的诗句,“高歌荡浮云,白日光起舞”两句模仿了李诗“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两句,诗人如同李白一样,乘兴纵酒高歌起舞。诗人看似狂欢的饮酒背后,实则埋藏了对世情的无奈以及孤独寂寞,“匪以藉世赢,他人安能取”,诗人的心绪是他人所无法体会的。王诗诗歌的构思、意象都有着李白《春日独酌》的影子,诗歌所要表达的意义也与李诗一致,都是在狂欢的饮酒中用热烈的环境渲染自己的孤独。

    再如《长相思》,李白与王世贞都写有乐府《长相思》,两首诗歌在诗意和表现形式上都非常一致: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李白《长相思》)[13]

             长相思,望难期。美人如花隔深闺,轻霜剪涩凝臙脂,青黄碧绿诸色丝,织成鸳鸯心,自悲两心为一心,明月照秋水,一心成两心,各悬三千里,昔为比翼鸟,翼折不能飞,今为双星界河汉,年年夜夜盼光辉。(王世贞《长相思》)[14]

    《长相思》本汉人诗中语,六朝开始用作篇名,李白这首《长相思》与古意同,通过对女性生活环境、行为心理等方面的描写,揭示了封建社会女性独守空闺的凄苦之情与悲剧命运。王世贞的《长相思》在立意与表现手法上与李诗非常相似,同样是以女性的生活场景和心理描写展现女性的悲剧和对美好婚姻生活的憧憬,同时,该诗中“美人如花隔深闺”的诗句是对李白“美人如花隔云端”诗句的化用。

    通过上述几首诗歌的对比分析,我们可以发现王世贞在借用隐括李白诗意,借用李白诗歌形式与表现手法时,并不生搬硬套,而能做到自出机杼。正如胡应麟所言:“元美诸作,不袭陈言,独絜心印,皆可超越唐人,追踪两汉”。[15]并且,王世贞对李白整首诗歌学习与模仿的诗歌体例主要集中于乐府与歌行,如《梦游虞山拂水岩》属于歌行,《登高丘而望远海》、《长相思》属于乐府,而这两类诗歌都是李白诗歌创作中最为优秀的作品类型,这也应证了王世贞诗歌理论中“师匠宜高”和对李白各体诗歌优劣的评价,学习李白最为擅长的诗歌体例。

     

    三、 承袭李白诗风

     

    王世贞在其诗歌创作与诗歌理论上继承、学习李白,与李白有很多相一致的地方。首先,都追求自然清新的诗歌风貌,反对雕琢和模拟。其次,都重视诗歌的情感因素,主张情感的自由抒发,反对人为的禁锢。王世贞非常重视诗歌的抒情特征,推崇“真诗”,其在《邹黄州鹪鹩集序》中称:“有真我而后有真诗”。[16]他认为诗歌应该是诗人个人情感的真实表露,是诗人“性情之真境”的表现,也是诗歌最根本的特点,是创作成败的关键,如果诗歌不本于真实情感,作品便是失败之作。并且这种真实情感的发舒是与诗人之“才”紧密联系在一起,并具有一种灵动自然的特性。如其评价友人宗臣的作品,谓其“神与才傅,天窍自发”[17];评价友人潘子雨,称赞潘氏“随发而自尽其才,随遇而尽标其志”[18],都强调了诗人才思、情感抒发的自由与主观随意性,这些论调都是针对诗歌应该自然反映作者真实情感个性的要求而言的。

    正是由于二人有着相似的诗歌理论,所以两人的诗歌风格也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王世贞称“青莲之言豪逸而自喜”,而王世贞的诗歌作品亦有“豪逸”的特点。胡应麟称赞王世贞诗歌作品“奇逸潇洒,种种绝尘”、“沈著雄深,伸缩排荡,如黄河、溟渤,宇宙伟观,又如龙宫海藏,万怪惶惑”[19],屠隆赞其“读《弇州集》,魁瑰钜丽,和畅雄俊哉,如泛大海焉,又如观玄造焉”[20],都是赞美王世贞诗歌具有奇异魁瑰、气势磅礴、雄俊豪畅等特点。其《侠客篇》即是一篇典型的豪逸之作:

    七国养士何纷纷,谁其雄者信陵君。击柝雍容据上座,鼓刀慷慨却秦军。其外碌碌诸公子,借日回春互争绮。列鼎常食三千人,俱簪珊瑚蹑珠履。就中脱颖君不见,一片雄心为谁死。燕丹恨秦贯白日,易水东流羽声疾。倚柱倨骂大事去,惜哉不讲刺剑术。金丸马肝亦何益,田光先生太仓卒。咸阳击筑变清调,碧血殷霜染秋草。明月还辉博浪沙,沧波岂没齐王岛。五陵射猎倚醉归,眶眦杀人无是非。髠奴赫奕拜卿相,天子威权下布衣。黄金坞,当中路,走马过之不肯顾。五花骝,狐白裘,轻薄少年非我俦。四座酒莫倾,请听侠客行。海内万事何言平,袖中吴钩霜雪明。出门一笑失所向,十日大索长安城。[21]

    王世贞写侠客的诗歌有很多,诸如《侠客》、《二慕》(其二)等,但以此首最是慷慨激昂、英气飞扬,同李白《侠客行》主题一样,该诗也抒发了诗人对侠客的倾慕之情,对扶危济困、用世立功生活的向往,诗人大量运用侠客典故如信陵君故事、荆轲刺秦、张良刺秦王等,描绘了侠客排忧解难、奋不顾身的形象以及尚义重然诺的高尚人格。这些侠客形象都有着王世贞自己的影子,既是写侠客,也是写自己。整首诗歌笔力雄健,气势恢宏,其中“海内万事何言平,袖中吴钩霜雪明”化用自李白“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一句。

    又如其十八岁时所作之《宝刀歌》:

    昆吾精铁光灼烁,不论风胡手中作。涪江水淬明月寒,汉冶风回赤蛟跃。锋尖七曜隐芙蓉,匣里双环吐龙雀。少年醉舞洛阳街,将军血战黄沙漠。记取衔恩一片心,扶君直上麒麟阁。[22]

    诗中宝刀出自名师之手,锻以精铁,淬以涪江水,纹以赤蛟龙,诗人以宝刀炼成锋芒出鞘寓指自己愿为君佐、杀敌建功的政治理想,诗歌气势豪迈。此诗作乃令其师为之避席,皆因为其诗歌才华气势所致。该诗中“记取衔恩一片心,扶君直上麒麟阁”一句合用李白《塞下曲》、《司马将军歌》中的诗句,其虽年少,但对于李白的诗歌已可谓是烂熟于胸,诗歌虽显拙嫩,但已颇得李白“豪放”之气。

    上述两首诗歌都体现了王世贞诗歌之“豪”的特点,并且王世贞在诗歌多化用李白诗句,使诗歌更具有“豪宕”的特点,李白“豪放”风格的诗歌对王世贞的影响可见一斑。

    另外,王世贞还写有很多反映边塞战事的诗歌,这样的诗歌多高昂激进,充满了阳刚与壮美。由于王世贞诗歌追求盛唐诗的雄浑豪放,又兼收李东阳、于谦等人诗歌的阳刚之美,加之其所处的嘉靖、隆庆时期多边塞战事,北有鞑靼、东南沿海倭寇横行,因而王世贞许多反映战争的边塞诗歌特具阳刚壮美的风格。如《饮欧阳镇朔即事有赠》、《从军篇》、《海上行》、《出塞二首》等反映边塞战事的诗歌,都豪气外露,酣畅淋漓。

    李白诗歌充满了大量飞腾的想象、大胆的夸张和巧妙的比喻,富于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在王世贞的诗歌中,我们也能发现一些诗歌具有这样的特点,如其《大雨行》一诗:

          祝融朱鞭骑赤兕,砾石蒸波汗欲死。谁令屏翳走天末,笞双骄龙立海水。鳌转翻平大陆颠,槎回倒见银河底。先生此时映帘坐,絺衣悉窣凉飙起。新篘嘈嘈泣相语,先生鲸吸从此始。缻中湖目将破颜,道傍禾头渐生耳。先生起为屏翳约,三日一来来即止。布糓罢唱催登场,莫遣耕夫怨秋耒。[23]

    这是一首写夏日暴雨的诗歌,诗人借用神话故事中的人物来描绘渲染夏日暴雨的情景。诗歌先从暴雨之前的闷热写起,以神话中火神祝融降临来描绘极热的环境,又由即将到来的大雨而联想到神话中掌管施雨的屏翳,对于大雨的描写是极尽夸张,“鳌转翻平大陆颠,槎回倒见银河底”,暴雨似乎将天柱冲毁而使大地斗转,倾盆大雨似乎便从天上银河倾斜下来一般。“新篘嘈嘈泣相语,先生鲸吸从此始”一句将雨点击打竹筐发出来的声音描写为“新篘泣语”,将竹筐拟人化,又以“鲸吸”喻指对雨狂饮。最后,诗人甚至与雨师屏翳对话,“先生起为屏翳约,三日一来来即止”,诗人与雨师约定好下雨的时间,为的是“莫遣耕夫怨秋耒”,诗人对民生之关注可见一斑。这首诗歌很好地体现了王世贞诗歌中对于想象、夸张、比喻等手法的运用,富于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

    又如《题马远十二水》一诗(节选):

    上帝两带垂,长江黄河流。昆仑触天漏,下贮海一杯。震泽与洞庭,汇作东南沤。风云出千变,日月浴双辀。[24]

    这是该首诗歌的前四句,诗人想象奇特,带有强烈的主观浪漫色彩,诗人将长江、黄河比作天帝垂下来的两条衣袖,认为大海是由于高大的昆仑山触破了天际而使得天河之水倾泻而下所形成的,诗人还采用夸张的比喻,谓大海只是“一杯”,又视震泽、洞庭这样的大湖为一小沤。类似这样大胆的想象、夸张、比喻在王世贞的诗歌作品中还有很多。

    由于对“自然清新”诗歌风貌的追求以及地域文化的影响,王世贞诗歌还有自然清新的特点,这样的诗歌有很多,如:

    女儿年十三,手种银杏树。银杏已结子,问母还女处。(《瑯琊王歌》其二)[25]

    采桑长干陌,绿叶正毵毵。远驻青骢马,相遗玳瑁簮。不愁无语对,归恐误春蚕。(《子夜吴歌》其一)[26]

    欢似吴江水,西去不通潮。妾如独活草,无风长自摇。安能对阊阖,暮暮复朝朝。(《江南曲》)[27]

    王世贞的诗歌创作受乐府民歌影响深远,其《弇州山人四部稿》中便有一卷全为其模拟乐府民歌所创作的诗歌,《琅琊王歌》、《子夜吴歌》、《江南曲》等均为民歌。同时,身为吴人的王世贞对吴歌亦是颇为喜爱,吴歌经常出现在王世贞的生活中,其在《圃记》一文中写到劳作休憩听吴歌之趣;其在诗歌作品中也多次提到吴歌,如《卫河八绝》(其四):“低头浣衣坐,不解听吴歌。”[28]四月一日同于鳞子与诸君水头放舟六首》(其二):“忽有吴歌发,沧洲意欲狂。”[29]等等,吴歌对于王世贞诗歌创作的影响可谓深远。

    李白诗歌也受吴歌影响深远,《全唐诗》中提到吴歌总计十八处,而李白一人独占七处,李白对于吴歌之钟情,非其他唐人能比。王世贞在《四游集序》中还提出一个有趣的观点:“其后李白自翰林供奉出,而浪迹于太行之东,遂下金陵,栖匡庐,航牛渚,武昌之南,夜郎之北,无所不寄畅,而其诗遂神于唐,又焉知非得游助也。”其所要表达的是,丰富的游览经历,以及对不同地域文化的体验是其诗歌“神于唐”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清新自然的吴歌对于李白“清真”诗风的形成无疑起着一定的影响作用。无论是王世贞还是李白,其诗歌创作上都受到吴歌影响。

    清新自然的风貌在王世贞的绝句诗中也表现得非常明显,王世贞的诗歌虽然有喜欢用典的特点,但是其绝句诗特别是五言绝句更倾向于追求一种清新自然的风格,近人王英志称其“七律高华,五绝自然,七绝典丽”,其清新自然的绝句如:

    人家半侵河,屋后晒渔网。夜深唤小妇,篝灯听波响。(《卫河八绝》其六)[30]

    阿姊扶床泣,诸甥绕膝啼。平安只两字,莫惜过江啼。(《送内弟魏生还里》其四)[31]

    紫蟹黄鸡馋杀侬,醉来头脑任冬烘。农家别有农家语,不在诗书礼乐中。(《暮秋村居即事》)[32]

    《卫河八绝》作于诗人任大名府兵备副使时期,其六描写的是卫河渔家小景,诗歌纯用白描手法描绘渔家环境与生活:屋前侵河,屋后晒网,深夜唤妇,卫河捕鱼。整首诗歌自然清新,颇有民歌风致。《送内弟魏生还里》用想象中的笔调描写妻弟还家后的情景,用语朴实情感真挚,整首诗歌质朴自然。《暮秋村居即事》系诗人晚年闲居之作,这首七绝写到诗人“村居”的乐趣,赞美“农家”淳朴的气息,诗中采用吴地口语化的“农家语”,有着本色天然之美。这与诗人“晚慕白、苏之风”有着一定的关系,诗风趋于清新自然又带有生趣。

    通过以上论述,我们可以看到,李白对王世贞的创作确实产生过极为深远的影响,而且由于王世贞在当时文坛的盟主地位,这也影响了身边好友以及后学,在王世贞身边诸如李攀龙、宗臣等都是学李白著力最勤的诗人之一。同时,也对当时的诗坛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对摒除当时诗坛一味承继宋元诗的流弊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注 释:

    [1][15][19]胡应麟诗薮》 .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353,40,353页。

    [2][8]王世贞 弇州四部稿 .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81册:59,64页。

    [3]王世贞 弇州四部稿 .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80册:214页。

    [4][16][30]王世贞 弇州四部稿 .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82册:130,663,617页。

    [5][6][7][11][14][17][18][21][22][23][24][25][26][27][28][29][30][31][32]王世贞弇州四部稿.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79册:216,223,148,20612270134178,186,199,199,228,129,79,87,91,566,297,567,570,653页。

    [9]陈沆《诗比兴笺》,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139页。

    [10][12][13]李白著.、王琦注《李太白全集》,北京:中华书局,1977:222,222,193页。

    [20]屠隆《由拳集.续修四库全书》第1360册:177 页。

     

     

     

    (作者单位:四川师范大学、广东深圳高级中学)

     

     

     

     

  • 上一个图文:

  • 下一个图文: 没有了
  • 主办:中国李白研究会秘书处、马鞍山李白研究所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皖ICP备06002637号
    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湖北路22号三楼
    电话:(0555)2406554 2494148
    传真:(0555)2494148
    E-mail: mas@chinalibai.com
    邮编:243000